廣西貴港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信息公開 > 政策解讀

梅林德:现在所面对的危机多和WTO的缺点有关

2019-11-22 15:51     來源︰新華社
【字體︰ 打印

新華社北京11月22日電 題︰新聞分析︰以更完善負面清單制度體系釋放更大市場活力——聚焦《市場準入負面清單(2019年版)》

新華社記者 安蓓

《市場準入負面清單(2019年版)》22日公布。這是我國全面實施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以來首次年度修訂,意味著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體系更加健全。

去年底,我國發布《市場準入負面清單(2018年版)》。2019年版負面清單有哪些新變化?實施一年來有何效果?持續破除市場準入壁壘,從哪些方面著力?記者采訪了相關人士。

清單更短 事項縮減13%

養老機構設立許可,不再出現在2019年版負面清單中。

2018年9月,《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進一步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若干意見》公布,強調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當年10月公布的《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2018-2020年)》明確,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

隨後,廣東、山東、四川、江甦等地相繼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各類資本紛紛進入。

“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既是現代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當前穩投資、穩預期的重要抓手。”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郭麗岩說。

與2018年版負面清單相比,2019年版負面清單共列入禁止準入類和許可準入類事項131項,減少事項20項,縮減比例為13%。

國家發展改革委有關負責人說,2019年版負面清單將“消防技術服務機構資質審批”“職業技能考核鑒定機構設立審批”“社會福利機構設置許可”等十余項措施放開,進一步放寬市場準入。同時移出部分不符合清單定位的措施,梳理合並部分事項措施,進一步提升清單使用便捷性。

“移出部分不屬于市場準入環節、不符合清單定位的管理措施,進一步突出‘邊界法定’;在‘合法有效’前提下,把‘放管服’改革中已取消的市場準入管理措施及時刪除,鞏固動態調整的階段性成果。”郭麗岩說。

2018年版負面清單中,禁止準入類事項4項,許可準入類事項147項。2019年版負面清單中,禁止準入類事項共5項,許可準入類事項126項。

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說,禁止準入類新增了“不符合主體功能區建設要求的各類開發活動”事項,這是為了更好管控主體功能區各類開發活動,在報國務院批準後列入。

管理更優 體系更健全

健全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不僅在于清單“越來越短”。在保證清單穩定性和連續性基礎上,2019年版負面清單進一步優化了管理措施,豐富了信息公開內容。

——“全國一張清單”體系更加完善,將“地方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和農產品主產區產業準入負面清單(或禁止限制目錄)”納入,至此,產業結構、政府投資、互聯網、主體功能區等全國性市場準入類管理措施全部納入;全面清理違規制定的其他負面清單,取消各地區自行編制發布的市場準入類負面清單23個,提升清單嚴肅性、權威性、統一性。

——全部納入合法有效準入措施,將“科創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注冊”等依法新設的準入措施納入;將“生鮮乳運輸、生鮮乳收購站許可”“廢棄電器電子產品處理企業資格審批”等少量符合清單定位的準入措施列入;經合法性審查,將“保健用品批準證書發放(吉林)”“地方鐵路運營許可證(含臨時運營許可證)的核發(河北)”等地方依法設立的準入措施列入,更好兼顧地區差異性。

——進一步擴大清單信息公開內容,公布清單措施主管部門,便于市場主體參考;完成清單事項統一編碼,為實現清單事項“一目了然、一網通辦”奠定基礎。

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說,清單修訂廣泛征求意見,共收到書面反饋修訂意見854條,采納吸收692條,更全面準確反映市場主體的訴求和期盼。

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助理教授任啟明說,“穩定性”是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的核心要義。

“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的功能與價值之一,在于通過優化和整合市場準入環節的管理措施,將其匯集于一張清單並向市場公布,穩定市場主體預期。”任啟明說,2019年版負面清單實現85%以上事項穩定與連續,同時進一步提升清單精準適用性,對于健全負面清單制度體系具有重要意義。

持續破除隱性壁壘 充分釋放清單紅利

市場準入全面進入“負面清單時代”,帶來哪些變化?

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說,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實施一年來,推動建立統一公平的市場準入規則體系,為市場主體創業創新提供更大空間,進一步規範政府監管行為。

“‘非禁即入’普遍落實與市場準入門檻不斷放寬,將‘剩余決定權’和‘自主權’賦予市場主體,有利于進一步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有效激發各類市場主體特別是民營經濟的活力。”這位負責人說。

記者了解到,全面實施負面清單制度後,各類資本得以進入一些放開或取消管理的領域;也有企業通過查詢清單向地方或部門提出質詢,進入一些過去無法進入的領域。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申海平說,市場準入負面清單與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共同構築形成我國統一的市場準入法律規範體系。不管是境內投資者,還是境外投資者,只需查閱負面清單,便可知曉能否投資的行業、領域和業務,無須再從大量法律、法規、規定中找尋依據。

郭麗岩說,負面清單管理措施逐步放開,涉及破除隱性壁壘等更深層次體制機制改革。“加力破除市場準入隱性壁壘和不合理準入限制,建立長效機制,確保已破除的問題不會死灰復燃。”

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表示,下一步關鍵是發現各類市場準入不合理限制和隱性壁壘,發現一起,推動解決一起。圍繞國家重大戰略,以服務業為重點進一步放寬市場準入試點,多措並舉推動市場準入門檻不斷放寬。

相關鏈接